【叶沈/ABO】久旱甘霖(3)

#叶沈/花心

叶英(天乾)x沈剑心(合仪)

   评论区小伙伴说的对,古风设定突然英文单词好像是很别扭,就按照建议改了称呼!不过本质上是一个意思的啦大家都懂都懂(?)不能用英文单词凑字数了我好伤心哦(并不)



#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第三章,我持续咕咕咕(。)咕了快十天你有脸说啊



#这章主要是给心心解释他的身体原因,有部分生子场景,接受不来的赶紧下拉不要看(!)



#是这样的,我想要评论,我想要好多跟我一起聊剧情聊内容的可以唠嗑的……也就是说不要催更,别爱我,没结果(?

——



(3)



        李忘生果真没有骗沈剑心,对外宣称“侠义至尊闭关修炼无上功法”这套做得很好,江湖上都相信他沈剑心不知跑去那个角落闭关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 就算是有些小人阴谋论,言说他修炼是为了在江湖掀起一阵狂潮,但他们的脑洞绝对开不到“侠义至尊有孕在身,宣称闭关实为养胎”这种地步。



        虽然某种意义上,这件事的真相抖落出去,真的会掀起一阵狂风暴雨。



        江湖还是江湖,大伙儿各过各的,不互相招惹便也相安无事——但是有人不这么想。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都快发疯了,他在这几个月里算是好好被这个孩子折磨了个透,妊娠的剧烈反应持续了好几个月才稍稍消停,好像是要把刚怀胎前三月时候的颠簸全还给他似的——还加倍。


        谷之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颇为震惊,沈剑心本以为温柔善良的谷之岚可以给他一点心灵上的安慰,怎知她下一句话就让沈剑心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还以为沈师弟一直找不到情缘很是苦恼,原来是私底下有了一个,连孩子都有了,这速度未免快过头了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 谷师姐,我们关心的重点不是这个吧!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正难受着呢,连吐槽一下的气力都少的很,恹恹的趴在桌子上闭目养神,想要努力把心里那个已经形象崩塌的谷之岚拼回去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都说怀着的时候越是闹腾,生出来以后孩子越健康水灵,沈师弟这么难受,怕是要生个祸水出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还没缓过来呢,谷之岚又丢了颗炸弹下来,差点没有把沈剑心吓得丢了半条命去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等等,等等,你是我认识的那个谷师姐吗?!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噗……好啦,行了,不逗你玩儿了,我跟你说点正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谷之岚也不知从哪儿学来的这番举止,末了捂着嘴笑起来,眉眼弯弯,巧笑倩兮。美人总是让人生不起气来的,沈剑心本憋屈得很,这会儿倒也不知道把那点气丢到哪里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 “沈师弟你先前说过,你是个合仪——从小到大从未有过雨露期,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,身体健康没有什么问题,对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 谷之岚作为一名女性地坤,这直接明了的用词差点又让喝着茶的沈剑心呛住。他咳嗽几声,点头应下。



       “是,按理说我该是个合仪,成年时候全身检查,一直到在稻香村,在纯阳宫的时候,无一例外全是合仪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谷之岚这回儿皱起了眉头,沉吟道:“这倒奇怪,按理说合仪不应该会有孕,就算要有,也还是女性合仪,哪有男性合仪产子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我这段时间有查过,我还是合仪,并没有半点儿变成地坤的迹象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我有个猜测,虽然大胆了些,但或许是目前最可能的解释了。”谷之岚听了沈剑心汇报,又站起来在书架上捣鼓了一阵,这才缓缓开口道来。“沈师弟——你可能,本来当是地坤。”


       这猜测着实新鲜,可惜沈剑心对医术只能说七窍通了六窍,根本一窍不通,便忍不住发问道:“怎么说法?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这是我偶然得到的《悬疑伤病录》,作者不知为哪朝哪代何许人也。里头不是别的,正是常识无法解释的伤痛病例,我先前只当是作者异想天开所作,权当话本儿看——我还真想不到,真有实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谷之岚扬扬手上一本医书,封面破烂,纸页泛黄。她把书往桌上一放,沈剑心低头看去,满目蝇头小字,密密麻麻一大片,看的他眼花,还有点刺鼻的霉味儿,弄得他稍许泛起酸水来。谷之岚倒是不受影响,玉白指尖点上里头一段给他念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你看这里,有跟你例子相同的记载,‘帝都大户家中幺子,身是合仪,俊美适龄,延误嫁娶。敝受邀诊治,竟是有孕。’——这跟你的情况一样,同是男性合仪,却又受了孕。”



       “这这这……这病能治吗?”沈剑心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他早做好心理准备要做个地坤了,却没想到这可能是因病所致,这一波三折,实在让人心神不宁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觉得呢?我根据作者观点,结合自身所闻,可能沈师弟你本该是个地坤。不过在娘胎里时候,或是还未成年时候,出了什么差错,没能长成——或者说没长熟。”



       “???等等,我又不是果子,哪里来的‘长熟’一说?”



       “比喻,比喻,直白点说,就是你本该长成地坤,跟天乾,地坤一样有特殊的腺体。”谷之岚比向沈剑心后颈,沈剑心不自觉抬手去摸,只觉诸事如常。



       和天乾,地坤一样,合仪也有腺体,只不过合仪的只是长在那儿,没有什么功效。天乾和地坤的腺体可神奇的多了,有散体香的作用,各人各味,不尽相同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但是你没长完,只有地坤一样的腔体,就不再有地坤特征了。”她有比向沈剑心此时隆起的肚子,那里的小生命已经孕育了近九个月,可能是沈剑心本就清瘦的原因,看上去却不是很有那回事的样子。



       “总结一下,沈师弟你是个能生孩子的合仪——也可以说你是不会被天乾标记的,没有雨露期的地坤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得,这会儿又得做地坤。沈剑心承受了太多的信息量,这会儿已经完全接受了自个儿“没长熟”的设定,坦坦荡荡的吃着果子。



——



        但是他再怎么坦然,时候到了,该来的还是要来,躲也躲不过。



       剧痛自肚腹传来的时候,沈剑心正在院里树下站着晒太阳,他一时没反应过来,还以为是早上吃坏了肚子,等不对劲的感觉传过来,他才意识到——他羊水破了。



        这腹里的孩子实在记仇,不仅折腾了他生父好几个月,这会儿还不老实挣着要逃出。痛感剧烈,沈剑心几乎说不出话来,幸得他是江湖中人,大伤小伤早成了习惯,这会儿忍痛还是忍得了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 知情众人自然是一阵手忙脚乱,这里面都是合仪,除了谷之岚修习医术,懂得理论知识之外,其他的都是不可能有任何经验的男性合仪。本来祁进想说由他主手,谷之岚给他指导便可,但被谷之岚一口回绝。



       “医者仁心,何况性别。沈师弟的情况要是耽误了,可就是一尸两命的事了!”



       于是李忘生和祁进被赶去烧水,找剪刀针线,手忙脚乱打着下手。谷之岚硬着头皮打头阵,场面一度鸡飞狗跳。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身为男子,本就骨盆窄小,不适合产子,再加上他体型相对清瘦,虽然习武过后身体康健,底子好,但是这先天上的困难不是说克服就克服的。肚子里头闹腾,肚子外头也闹腾,沈剑心想笑,又疼的说不出话,几乎快哭出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 这一折腾便折腾了大半刻钟去,谷之岚咬咬牙,出声提醒道:“沈师弟,多用点力!”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坚强得很,换做平常产妇可能早已嚎哭起来,他硬是生生受着疼痛,颤声简洁回了一声:“尽力了!”


       他是真想不到会有这么痛苦,他早年听说过分娩不易,也曾见过新生婴儿,但却从未亲身体验。他当时只觉得孩子玉雪可爱,现在只剩下对天下母亲万分钦佩。居然能够忍着痛苦产下孩子,还能坚持挺住不至于死去——何等坚强毅力,实在是全天下最为伟大之人。



        恍惚间,他又分心想到江湖动乱,不由得想起刀兵之下千万亡魂,刀光剑影之间,不知道有多少条性命就这么亡于刀兵之下——这天下生灵真是来的困难,去的容易。



        婴孩啼哭声响清脆,如同炸雷把沈剑心意识唤醒回来。他全身酸痛无力,虚弱的几乎连呼吸都要维持不住,余光扫过去,隐约看得出是个粉嫩嫩又皱巴巴的小家伙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 然后他便昏迷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啊叶英,你说你怎么回事,为什么什么事情跟你扯上关系以后,就都变了个模样……连我自己都要不认识我这个人了。



——



        时间是飞快的,沈剑心身体养的差不多的时候,那个孩子也不像一开始那样粉皱皱的。真个是玉雪可爱,如同软糯雪团,额心一点艳红胎记,形如花瓣。



        谷之岚当时一语成谶,这小男孩长大以后容姿定然是“蓝颜祸水”,不知道要迷倒多少江湖上的小姑娘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正如当初他那叶姓的老爹送来的糕点一般——好吧,叶英的基因真强大,这孩子从头到脚基本上跟他像了个十成九。好像没几个地方跟自个儿像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 沈剑心闷闷抱着孩子喂羊奶,为了孩子的事情神游天外。



       首先是这孩子的存在,该怎么解释。



       沈剑心并不想让叶英知情,如果让叶英知道了,他俩不知道还会闹成什么样子,还不如维持这样的关系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只需要跟自己关系亲的便是。



         明明是自己亲生孩子,却得对外称是捡来的,收作弟子,这都什么事儿啊。沈剑心叹口气,摇晃臂弯里小崽子哄着入睡。



        然后是名字,姓沈是一定的,但是名字不可马虎。孩子生在夏季,可偏偏纯阳这块儿就算是夏天,也还是雪铺满地,就地取材不可能的了。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难道还真要我什么都在叶英身上找方法不成?!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愤愤踹了一脚石头,片刻后又泄了气。没办法,“爱”这种东西,谁也不清楚。动情了便是动情了,他逃也逃不掉。



         叶英先前送来那木牌……木,与“慕”同音,这孩子便叫沈沐心吧——算是他小小私心,沐心,沐心,不正是一个“慕心”么?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他沈剑心爱慕叶英,此番心意还是就地掩藏在华山大雪里头,永不见天日罢。



         最后是他们未来归属——纯阳在华山,太冷,基本上都是不懂得怎么养孩子的,留在这里若是他夭折了可怎的是好?这是一件,得发愁想想对策。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解决掉了一大串问题,正为最后一个发愁呢,天际冒出个小点儿来,狠狠砸向沈剑心脚边地面,把他吓了一跳。



       “咕……”



—tbc—


评论(63)
热度(476)
 

© 风篁影渡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