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叶沈/ABO】久旱甘霖(4)

  #叶沈/花心

叶英(天乾)x沈剑心(合仪)

   由于是古风背景,abo名词更换为天乾(Alpha/地坤(omega/合仪(beta)

#我搞到真的了!!锁死!!锁死!!别想分开!!!

#还是日常咕咕咕(?)我想要评论,很多很多评论那种(……)

——

(4)

        “鸽子?”

        那天降正义正是来自掌门李忘生的信鸽,小雪团似的鸟儿从天边急飞而来,可能是一时被寒冷冻僵了翅膀,竟是没来得及刹住车,直直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把差点砸晕了的鸽子提溜起来,把它细腿上头的信筒打开取下一张纸条来。鸟儿清醒过后振翅飞上他肩头,发出几声鸽啼,颇为好奇的看着襁褓中的沈沐心。

        『沈剑心亲启:

          恩公近来可好?听闻您已经在纯阳闭关近一年了,水君长得真快,这么大点儿就会认得您容貌,直向我们逼问你怎么还不去看看他呢!

        我们托李掌门送了信过去,如果您得了空,可千万记得来我们这儿看看水君,我们也好报答您的恩情。』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这才想起来,这是他托付了水君的那户人家。毕竟是相处了许久的孩子,自然会舍不得水君那样乖巧的孩子,沈剑心闲着无事便会跑去那儿找水君玩。

        富商夫妻二人颇为热情,有了自家女儿以后也不曾亏待过水君——当初年关他回纯阳时候,还收到过人家寄来的信件和礼物呢。

        福至心灵,沈剑心猛的从石凳上站起身来,他肩上鸟儿吓得一个激灵,差点又掉下地去。

        这真是上天安排,他正在因这孩子该如何照顾而烦恼,这会儿有丰富经验的人就“自个儿送上了门来”,这怎能不叫他欣喜?

        只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 心情复杂的沈剑心又坐了下去,石凳尚且留着刚才的余温,没有因为寒冷天气而冻腿。

         只是沈剑心本就怀揣大侠梦,立志护这大唐,护这江湖安稳,这会儿要因为亲子就早早“退隐”实在叫他难以选择——若是抛了沐心只顾自个闯荡,那他又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他生父?

        但是若是带在身边……

       沈剑心又拧起了眉头。他知道自己仇家颇多,沐心若是长久带在身边,先不说行侠仗义备受阻碍,若是受了仇家暗算,他还太小,没有自保之力,有的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护好他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罢了。既然如此无法选择,那干脆便不要犹豫便是——他还年轻,行侠仗义又不是一时之事,若是错过了亲子的成长,流逝的时间这可是多少银两也换不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确定了目标之后,沈剑心干脆利落拾掇好了行李包裹,准备出发去那户人家——虽然这么说,实际上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布包,装了些许碎银和银票权作盘缠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 出发之前,李忘生还特地让他多留下了一段时间,专门给他训练怎么说好沐心来历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记住,如果不便说出实情,你就对外说,沐心是你捡到的孩子,根骨上佳,与你有缘,便收作徒弟养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——你向来不会说谎,那这谎我们先给你编好来,你只记住,千万莫要露出破绽!若要隐瞒一切,那便要把全部都先安排妥当,未雨绸缪,免得落人口舌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   剑心明白。

       既然已经决定去做,那便绝不后悔,坚守本心,绝不做辜负自己之事。

       掌门与友人做这事儿的心意他明白,沈剑心随生性凉薄,沾染市井气重,但并非无情无义,铁石心肠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 他对着纯阳宫,对着面前送他的几人,合抱双手归拢掌心向内推手,缓举过眉齐额,俯身微倾,竟是深深行了一礼。片刻后,他再度起身,敛容伫立,接过沐心护在怀中,随后转身,下山离去。

     

——

        生意做大了之后,果然连宅子都更豪华了。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停步站在熟悉的位置,怀里还抱着睡着了的沐心。几日的风尘仆仆让他有些疲惫,精神不振,但是即便如此,他也还是从记忆深处挖出了过去的场景用以对比。

        眼前的宅邸相较过去几乎翻了一番,连精雕细琢的石狮子都摆在了大门口。他掏出信纸通过小厮递了进去,没过多久大门便四敞大开。

        那厚重木门刚打开个缝隙,便有一个小小的人影从里头闪出,如电光一般精确无误的抱上沈剑心大腿,细嫩的嗓音近乎盲目崇拜的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义父!!!”

        ——正是水君。

       当年寄托他的时候,他已有近一岁,再算上中间大段时间沈剑心不在,如今他应是三四岁左右,也合该是活泼好动的年纪了。小孩子身体轻盈敏捷,刚才的表现也忒的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本想把他抱起来狠狠亲上一口,赞他长高长大后,进去里头整顿歇息,可他此时手上还抱着沐心。他只得空了一手摸摸水君的头顶,轻声细语哄哄快要哭出来的水君,然后被小家伙牵着手带进了屋里头。

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我叫水君,今年三岁半,再过不久就要四岁啦!我有一个美满的家庭,有好看的爹爹娘亲,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,我妹妹还小,但是特别可爱!据说比这条街的女孩子小时候都要可爱……呃……一万倍呢!

        ——对了对了,我的义父叫沈剑心,他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侠义至尊,武功天下第一,据说是那什么……隐元秘鉴上面的高手!而不过他一点高人的架子也没有,经常跟我一起玩!上次他带我飞上天,风声呼呼,好像一伸手就能摸到白云一样,虽然有点冷……但是还是好厉害啊!

        听爹爹和娘亲说,当年就是义父把我从河里捡回来的,所以才叫我水君。嘿嘿,义父果然对我特别好,我最喜欢义父啦!等我长大一点我就要拜义父做师父,我也要学厉害的武功,行侠仗义,做高手中的高手!我才不想读那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书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 以前的时候义父就经常来找我玩儿,可是这次过了很久他来的时候就变得不太一样了……唔……我说不上来是什么地方不太一样,但是直觉告诉我,就是好像跟之前不一样!好像皮肤变好变帅了,呃,肚肚也有点发福?不过没关系!义父就是义父!

       嘿嘿,义父的大腿!牢牢抱紧才会被大佬罩——等一下!不对劲!义父这次没有把我抱起来亲亲抱抱举高高!呜哇!他怀里的那个是什么东西!怎么把我的地盘给抢了!

        什么嘛……原来是个小孩子,我偷偷趴在窗口听他们说话,远远的听不太清楚,不过这个小孩子应该也是像我一样,被义父捡到的吧?如果这样的话,他可能马上就要是我的弟弟啦!我要对他好好的,做哥哥的要有好榜样才对嘛!那我就姑且不和他计较把我的位置抢了这件事……

       真希望义父这次可以留久一点啊……我还想跟他一起放风筝,堆小沙人,还想跟他一起飞上天,飞的高高的……

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就是这样了,因为我这弟子的关系,所以未来的大段时日,还需叨扰二位多多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与夫妇二人并不清楚外头水君心里的那些个弯弯绕绕。沈剑心在厅内将“实情”一一道来,说明清楚自己的来意——暂时退隐江湖,在府上叨扰直到沐心长大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怎么能说叨扰?恩公要留下来,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!”夫妇二人大喜过望,连连满口答应,甚至劝沈剑心多做停留。

        “恩公不知,水君这孩子,自从你离开以后,是日夜念叨着‘义父怎么还不来看我’呢!就算不是这事儿,我们也会多让恩公留些时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这样啊?说来惭愧,因我闭关之事,有这么久时间没来看水君,他寂寞的很吧?”沈剑心摆摆手,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。
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,虽然我并不是很有钱啦……但是捡起老本行,在你们这儿做个保安,闲的自在倒也是可以的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 “自然是可以的!侠义至尊给我们普通人家当保安,这话说出去谁敢信啊?”男主人性情洒脱,这会儿已经开始跟沈剑心勾肩搭背开起了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 “相公,你也先别急着高兴,恩公既然要留下来帮工,那自然不能少了他的月奉才是。”女主人心思细腻,又不失剽悍。她伸手扯扯丈夫的耳朵,把这三大五粗的汉子扯了回去,然后转过来面朝沈剑心,微微福身道。

       “恩公既然要留下,我们包吃包住自然少不得,每月给您发二两银子银钱如何?——做保安一事虽然大材小用,但交给恩公来做实在放心。若是恩公愿意,还可每月带孩子们出门游玩一趟,费用府上自出。”

       她出手不凡,实在阔绰,这一串下来差点没把沈剑心惊掉下巴。想推辞却又跟她目光对上,里头坚定意义浓厚,沈剑心没法子,生怕自己也被掐上几下,只得硬着头皮应下。

        “那便麻烦你们了,我对照顾孩子这事儿一窍不通,有些地方还得请教你们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恩公只管放心,不管是请奶娘或是亲力亲为,我们自当毫不吝啬,倾囊相帮。我看你带来那孩子长得实在可爱,要不与我家闺女儿结个亲什么的?”

      “??不用了不用了,太客气了……”

——

        府邸后院中种了颗不知名的树,树冠郁郁葱葱,枝叶茂盛,树干粗壮,上手一摸颇为粗糙。这据说是棵百年老树,当年建宅时候就长在选址上,当时硬生生把计划改了一下方向,不让匠人破坏这天然风水屏障,一直留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跟着水君进了房,正忙里忙外收拾妥当。主人家本想叫仆人帮他,但被沈剑心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呼呼!我是大老虎!沐心看我呀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毕竟孩子天性,这才过了没多久,水君便开始与小沐心挤眉弄眼,与他玩乐起来。小孩子被逗得小声笑起来,沈剑心转头望过去时候,更觉得沐心眉间那一点艳红花瓣越发扎眼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义父!义父义父!你看——沐心的头发是白色的诶!”

       水君惊奇的奔来,半拖半拽把沈剑心拖去看沐心。小孩子眉目稚嫩,头上已经开始冒出的细发明显就是雪白颜色,再加上额心那艳红花瓣状胎记与墨蓝色双眸,惹得沈剑心免不得心里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 沐心真的与叶英很像……若是后面被有心之人抓到叶英的把柄,用以威胁,对两方都不好,他自己也不好对叶英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 会解决的。沈剑心随口编了理由哄了水君,默默攥紧拳头,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 来日方长。

——

我搞到真的了!!!震声!

在这边小声一下,《久旱甘霖》可能会和别的公布过的了的没公布过的文收录到本子里,小短漫的部分也会有,不知道真的出了会不会有人买……捂嘴

评论(45)
热度(368)
 

© 风篁影渡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