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叶沈/ABO】久旱甘霖(8)正文完)

#叶沈/花心

叶英(天乾)x沈剑心(合仪)

   由于是古风背景,abo名词更换为天乾(Alpha/地坤(omega/合仪(beta)



#终于!爆肝好几天,在庄主生日过后这段时间把正文完结了……不要说我迟到!我只是不小心又写多了!不小心!



#恭喜庄主喜提情缘沈剑心,还赚了个便宜儿子(并不)



#还是那句话!我想要评论!!!既然完结了,这次我想要长点的……捂嘴



——

(8)



         沈剑心想的不错,叶英确实起了猜疑。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准确来说,他从头到尾就没相信沈剑心的话。这会儿见着沈沐心,沈剑心的反应又非比寻常,更验证了他所猜之事无误。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心道果真不错,应该是猜的差不多,沈剑心才会突然沉默,不像以前一般话多。



        『如果沈剑心真的如我所想,事实真如自己猜测的那般。那么他哪怕只有一点……不,半分对我有心思,我定当以我十分,万分炽热心肠回答。』



        突然之间,叶英心底漫上这么点想法来。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,想着如果现在直接站起来把沈剑心抱进怀里,能不能此生再不让他离开自己半步,不再无端涉险。



        他一方面不住告诉自己,不要妄动,如果事实不是他所猜测的那般,那他贸然表明心意,就是走了一步错棋,只会让他与沈剑心之间再也做不成兄弟。



        但另一方面,十多年苦苦思念,一面也没见到沈剑心——剑冢之中闭关悟剑之时,只能靠着过往收到的信件,看着那熟悉的潦草字迹,回忆他的音容笑貌,想起沈剑心的酒窝和那撮总是梳不整齐的头发。



        藏剑叶英,得悟心剑。



        心剑,心剑——沈剑心。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……我慕你多年,不求你以同样心意对我,只求你今次能够给我一个回答。



        他悄悄按下心头刚刚浮起的,几乎要搅成一团乱麻的浮躁思绪,颇有些小心翼翼的意味,又问了沈剑心一句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沈剑心,你当初中秋,为何不告而别?”



        此话一出,沈剑心脸色一变,他本在把玩手中茶杯,试图想出理由搪塞过去,竟然一时间控制不住力度,生生捏碎了手中茶杯!



        瓷器裂了个粉碎,在沈剑心功力之下竟是直接散成了粉末,温热的茶水失了容器,直直往沈剑心衣服上洒下,突如其来,把两人都吓了一跳。



        有了这么一趟,叶英也不好再逼问下去,只得带沈剑心去把湿了的衣服换下,吩咐收拾了客房,让沈剑心多留几天。



——



        沈沐心觉得不太好。



        他好愁,非常愁,愁的最喜欢的糯米糖糕也少吃了一盒,愁的好好保养着的雪白秀发今早也被他捋下来两根。



        沈沐心觉得再这样下去他要因为叹气过多而变成小老头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 并不是身体不舒服,也不是讨厌这里,相反的待在藏剑山庄并不让他反感,反而有种莫名的亲切。



         这里的人对他非常好,藏剑弟子都很富裕,闲着的人也很多。哥哥姐姐们时常与他一同跑出去西子湖游玩,还跟几个同龄人建立了友谊。里头有个叫叶寻的小孩子,据说是五庄主叶凡的儿子,两人一见如故,几乎是一见面就称兄道弟,勾肩搭背,一起在藏剑山庄捣起了乱。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叶英确实很好看,沈沐心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。有些人生来就具有令人不由得亲近他的魅力,叶英是,沈剑心也是。



        那一天在沈剑心身后冒出头,看到叶英的时候,不知怎的,沈沐心突然觉得和眼前的好看的叔叔非常亲近——不只是因为叶英好看才亲近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 虽然美貌可以让人觉得心情舒畅,但是沈沐心还是感觉不太好。



        因为那种亲近感,只有在面对沈剑心,面对水君,面对清泉和从小到大对他好的那户人家的时候才会有,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产生这样的情绪。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虽然他是个颜控,但是并不代表长得好看就能一见面刷爆他的好感度。



         再加上自从到了藏剑山庄,叶英和沈剑心就像身上安了磁石一样,基本上整天整天就知道黏在一起,就知道在天泽楼那块地方看花,喝茶,说话——这意味着叶英严重抢占了沈剑心陪他玩的时间,这让沈沐心非常不满。



        他也在晚上沈剑心回来的时候,问过沈剑心,为什么整天和叶英待在一起。但是沈剑心只是表情复杂的揉揉他的头,好像很敷衍的回答他:“大人的事,小孩子不用担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 你当我傻吗!!!那个叶英!!!很明显对你图谋不轨啊!傻蛋师父!!!!



        沈沐心觉得这样下去不行,假以时日,师父一定会被叶英从自己身边抢走——虽然叶英很好看,对他也很好,看上去对师父就是深情款款一往情深师父说一他不二的那种类型——但是师父绝对不能让给他!



        沈沐心觉得自己应该采取一点行动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他在余下的时间里,编排了各种各样的理由,甚至找了三庄主叶炜帮忙支开沈剑心,然后借助叶寻的帮助记下了天泽楼的路,有空没空就溜去天泽楼望风放哨,远远的瞧叶英整天都在做些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 就这么过了两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 沈沐心:叶英整天跟师傅到底都在干嘛,这树都要被看出花来了——不对,本来就有花。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叶英怎么可能察觉不到沈沐心的目光,从第一天沈沐心出现在那里他就察觉到了。但是他并没有揭穿。



        事实上沈沐心的忧虑是多余的,叶英与沈剑心这几天确实只是在天泽楼这里闲聊——聊这十多年之间发生的事情。



        非常简单,基本上是叶英发问,沈剑心回答,而沈剑心一说起话来就停不下话匣子,然后叶英时不时插个嘴——借机套话。



        但是沈剑心几乎活成了人精,虽然在叶英面前不太会说谎,但是话说的含含糊糊,半真半假还是会的。



       这导致叶英过了这么久的时间,还没办法从沈剑心嘴里套出些有用的话来。着实让叶英好好头疼了一段时间,整天都在发愁怎么撬开沈剑心那张严实的嘴。



        这会儿倒好,送走了大的,小的偷偷摸摸跑来了。叶英轻笑,心想:我从剑心那里找不到线索,你倒自己送上门来。



       这么多年过去,叶英的性格其实没有半点长进,该怎么样毒舌,还是照样毒舌,该怎样自嗨于颜值,就怎么样自嗨于颜值。而且他嗨得上天,嗨得理直气壮,嗨得别人找不到地方指指点点,他的偶像包袱随时随地背个几百斤,连声累也不曾说。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站着不说话的时候其实是很有一番高人气场的,他多年“抱剑观花”,充当景点让别人一批又一批来“瞻仰叶英”练出来的那种架子,再加上如今心剑大成带来的底气,只要不说话毁气氛,看上去确实人比花靓,自带高手威慑力。



        如果沈剑心愿意坦坦荡荡,对叶英敞开心扉,挑明一切真相,那他应该会直说:沐心与叶英极像,抛开外貌不提,单是性格这方面就像了个十成十。当初他因为沐心无师自通垃圾话而生气,就是不愿别人想到这两父子之间的半分联系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既然都看了这么久了,那就不要藏着了,出来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声音不大,但是却如同是在沈沐心耳边上响起的,低音磁性,如鸣佩环。虽然是声控颜控双重体验大福利,但是对在后边偷窥得心虚的要死的沈沐心来说,如同公开处刑。



        拜托!你们这群人都这么爱玩的吗!我还以为我隐蔽能力见长这么久没有被发现呢!哄哄小孩子不行啊?!



        虽然心里翻着惊涛巨浪,一波又一波的吐槽如同弹幕一样闪过,但是沈沐心面不改色,从藏身处跳出来,小跑过去,与叶英隔了一段距离站定,附身拱手,臂与肩齐平,缓缓行了一礼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叶庄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对沈剑心种种何等熟悉,这会儿见着沐心行礼小细节,分明与沈剑心习惯的一模一样,想来不仅是行礼和武功,连生活细则也应该带着沈剑心几分影子。



        想到这里,叶英又忍不住苦笑。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啊沈剑心,你若是真的铁石心肠,不愿回应我一片心意,那你为何又要把这孩子带到我面前,给我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?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自认这段时间已经极为高调,又是旁敲侧击,又是频频暗示,只差没有直说心意,告诉沈剑心,昭告天下——叶英心悦你。



        但是沈剑心如同断了天线一般,半分信号都收不到,如同以前一样,让叶英颇为挫败,甚至觉得自个儿的荷尔蒙白白散发了。虽然这就是沈剑心与别人不同的地方之一,也是叶英对他另眼相待的原因之一,但是受了心悦之人的冷落,叶英还是感到非常委屈。



        于是叶英突然没了支撑架子的动力,他干脆过去牵了沈沐心的手,拉到石桌边上坐着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叶某与小友颇合眼缘,便不要太过生分。坐,桌上糕点茶水自取——与我说说你师父的事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沈沐心受宠若惊,小心脏差点没有从胸腔里跳出来——天知道叶英是不是要因为他偷看代替师父教训他了!不过既然不是要挨打,那就什么都好说了。



        沈沐心在厚脸皮方面简直就是他两个父亲的总和,这会儿得了叶英亲口应允,他也就毫不客气,大大方方坦坦荡荡的拿了一个糕点在手上,小口小口啃着,宛如一只仓鼠。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见状,默默在心里小本子上添上了几句:喜欢甜点。吃相跟沈剑心很像。



        如果这个“小本子”可以翻阅,那么往前面翻看还能见到几条“长得和我很像”,“性格也和我很像”,“小习惯上像沈剑心”诸如此类的记录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庄主真大方!跟师父不一样,小时候我爱吃糖,师父老是不许我吃,还是水君他出去玩的时候偷偷给我带回来的!”



       “水君?我想起来了,是当年剑心他从河里捡回来的孩子,想不到也有这么多年过去了啊——怎么?你跟他熟悉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那当然咯,从小我就和水君还有清泉一起玩,前段时间我跟水君偷跑出去,打算给清泉买点好玩的,多玩一会儿再回去,结果水君那个傻蛋,居然被骗了钱还把我也连累了!”



       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——被骗到画舫上头了。画舫,庄主你见过吗?就是那种,建的很大很漂亮。里面有好多美人小姐姐,每天都有很多叔叔过来喝酒。有好多地方挂着灯笼,晚上的时候特别好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沈沐心嘴里塞着糕点,说话含含糊糊,有点口齿不清,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时候,他还伸手比划几下,宛如交流障碍,但是叶英不知怎的居然听得懂了。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花柳之地。



        这么大点儿的孩子,心思单纯,衣着华美,长得又好看,看着就像冤大头的富贵人家的孩子,最是容易被拐到那类地方去。如果不是沈剑心在,不知这两个孩子除了被骗走钱财,还会被骗走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既然你此时坐在这里与我说话,那说明你们最后是被剑心带回去了——然后呢?发生了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 “嘿嘿,回去那天晚上师父可厉害啦,有个采花贼觊觎清泉姐的美貌,在她房里下了药,想要半夜溜过去占便宜。结果被师父发现,当行抓获,揍成了猪头,隔天天亮就送去了官府关着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沈沐心回忆起那时看到的场景,还是非常激动,恨不得把那段记忆抽取出来放给叶英看看,让他看看沈剑心当时有多帅,多厉害,剑气肆意扫荡周围,几乎让人觉得自己将要在这种情况下粉身碎骨,丧命于“黛雪”剑下。



        回忆了一下沈剑心当时的模样,沈沐心声情并茂的,不带半句重复的开始给叶英吹起自家师父,那小脸儿鼓着,讲到激动处甚至还有点泛红,把叶英逗得直想笑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师父真厉害啊!他当时用的“黛雪”就能有这么大的威力,如果是他这次带出门的那把剑,一定会更厉害的吧!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这我知道,你说的那把剑是他在纯阳“华山论剑”的时候,拔出来的天道之剑。传说是吕祖亲自传下,拔下它的人可直接成为纯阳宫掌门人。不过你师父心不在此,便只带了天道之剑下山闯荡江湖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沈沐心第一次出来见世面,对于这些十多年前的上一辈的事情半点也不知道,沈剑心从未告诉过他这些,这会儿他不由得更加好奇,撑着脸一副求知欲极强的表情,只差没有直接写上“快继续说”“我好想听”的字眼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我之前与你师父是至交好友,他来藏剑的山庄的时候曾给我鉴赏过那把剑。确实品质上佳,也很坚韧——不然就要像当年的“碎星”一样,被他徒手掰断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“碎星”又是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小羊羔踏进陷阱了。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忍住笑意,喝了口茶遮掩那几乎压不下去的嘴角,缓缓开口,着实扯着沐心八卦的小心思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当年名剑大会,正是“碎星”剑为彩头,你师父是我友人,我便带他去私底下看了一眼,谁想到他内力深厚,不同常人,神剑碎星竟然直接被他掰断。算上他当时欠着的五百两茶杯,他又欠了一把神兵的价——说起来,你们那天刚来的时候,他又弄坏了我一个杯子,你说这可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    一个茶杯五百两,新账旧账一起算,沈沐心被一笔巨款闪瞎了眼,差点没忍住想要抱大腿求放过的心思。他纠结的表情落在叶英眼里,更是与沈剑心的脸庞重合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 真的很像。叶英想。



        当年中秋佳节,沈剑心来天泽楼与他一聚,不知是不胜酒力还是别的原因,叶英清醒过来时竟是日上三竿,只觉头痛欲裂,沈剑心也不见踪影,他完全不知道前一天晚上到底发生过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本想追问沈剑心为什么不告而别,离开了居然连一张纸条也不给他留。可是等到他再度得知沈剑心消息的时候,就是他在纯阳宫闭关修炼无上心法。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本想说:“没关系,闭关而已,等他出来了,我再叫他来藏剑山庄,我再细细问他。”但是这一念之差,就让这一面延迟了十多年。



        后来就是传闻沈剑心出关下山,到他身边又有了一个孩子,最后是侠义至尊隐退不知去向——如果不是沈剑心的信件还有寄来,叶英几乎要以为这世上已经没有“沈剑心”此人了!



        这么多年,他在剑冢里头无法得知外界信息,故而一出关便急急忙忙询问沈剑心是否有来过,但只拿到了一摞信件,还有一句“沈大侠不曾来访过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想过无数种可能性,最终把猜测划到了一处去——当年酒醉之后,他可能酒后吐真言,把自己对沈剑心那点心思尽数道出,把人直接吓跑了。



        这么一想似乎一切都串联起来了,不然以他们过去亲密关系,就算因为叶英闭关,沈剑心至于这么多年连见都不愿见他一面吗?



        就在叶英自己都要相信这个猜测就是事实,心灰意冷打算孤独终老的时候,沈剑心来了信。告诉已经快要变成灰色的叶英——我要跟我徒弟一起来藏剑山庄见你。



       叶英瞬间经费充足,变回了那个闪亮亮的叶英。



        可就在叶英见到沈剑心身后那个孩子的面容时候,一切猜测仿佛都被碾碎成渣,又重组了一遍。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叶英想,如果,如果是当年他与沈剑心受了酒力蛊惑,来了一番露水情缘,有了夫妻之实。那么沈剑心留下这个孩子,还愿意来藏剑山庄见他,是不是意味着,其实沈剑心对他,就如同叶英对沈剑心一般?



        “不过这对藏剑山庄不足挂齿,我也没有要让剑心还的意思,你大可放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不自觉的又软了语气,和颜悦色。毕竟面前这个孩子十有八九就是他与沈剑心的,就算不是,凭那张脸也颇为讨喜,他不至于板着脸严肃到底。



       沈沐心听到不用还钱这事儿,不由得大喜,连连夸了好几声“庄主真帅”,“庄主果真是第一美男”,几乎把叶英夸上了天。然后便对叶英查户口一样的询问敞开了话匣,把自己知道的听说的,一股脑全倒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 可怜沈沐心还是太年轻,就这么被叶英用一碟糕点和一壶茶水收买了。叶英哄着骗着套出了沈剑心费尽心思隐瞒了十多年的惊天大秘密,顺便还在心里把沈剑心的坚持狠狠敲了一锤。



       证据确凿,沈剑心,我看你还怎么跑。



——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提了沐心想吃的西湖醋鱼回来的时候,正巧遇上叶英派来叫他的人,连食盒也来不及放,直接被拖着拽着去了天泽楼。



       刚到门口,还没看清楚里头的场景沈剑心便先扯着嗓子喊了几声:“叶英,我回来啦!”然后他见着里头沐心也在,不由得心里一动,某种不可言说的怪异直觉涌上心头,警铃大作,直呼不妙,叫他快点扭头就走。



        但是沈剑心到底没有扭头就走,他没心没肺的放下了食盒,一边哄沐心快点趁热吃鱼,一边问叶英找他什么事。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也不磨唧,直截了当切入主题。



        他说:“沈剑心,沐心实际上是你我的孩子,对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他这话用的陈述句式,分外肯定。说的轻描淡写,好像根本不是什么事儿,一句话就过去了,音量也不大。



       沈剑心因他语气太淡定,居然一时间没察觉到不对,很自然的应了一声“对”以后,才恍然察觉不对劲。这话如同晴天霹雳一样劈在一大一小两只咩身上,沈剑心呆在原地,沈沐心筷子上夹的鱼肉从嘴边掉回了碗里头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叶英,别闹了,你瞎猜什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喉咙发干,他一颗心噗通狂跳起来,叶英已经触摸到大半真相,这是他想也想不到的。



        放在之前,若是让叶英知道自己的心意,沈剑心怕是要当场抓起沐心直接逃跑,但是现在这种情况,沈剑心突然壮了胆,睁眼说起了瞎话——虽然效果不佳,叶英看上去还是一脸不相信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是我瞎猜?”



       叶英突然觉得沈剑心实在凉薄极了,自己明明已经把一颗真心掏出来摆到他面前,一腔浓情蜜意溢在眼神语气里,这个时候他已经说的如此明显了,沈剑心却还镇定自若说话搪塞他,几乎是想把他这颗廉价的真心拿刀料理成了肉片才肯罢休。





        可就算这样,他也还是爱这么一个人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沈剑心,你自己看看。沐心样貌,性情与我哪里不像?他年岁正巧十余,正与当年你中秋不告而别相符——沈剑心,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?叫你见了我就如同洪水猛兽一样,躲着我,不见我,十多年也不愿来藏剑山庄?”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身形微颤,他没想到叶英居然是因为这样的事情生气,他本以为叶英满腔怒意是因为知晓了自己的心思才产生,却没想到叶英居然是这样的反应,这让他那颗感官迟钝的心剧烈跳动起来,盛满了小心翼翼的试探与希冀,还算上了大半的破罐子破摔。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都已经到这份上了,我还藏着掖着做什么?不如干脆直接挑明一切,叶英接受也好,不接受也罢,总之,今个我便把我心里所思所想,尽数告诉他。如果他不接受,大不了我继续带着沐心回去逍遥快活!



       沈剑心突然有了底气,他与叶英两个人就这么对峙着互相生起了对方的气,他中气十足的对着叶英开口说了一大堆。





        “当初有小人在酒里下药,正撞上你雨露期到,我来不及叫人救你,也有点自己的小私心,反正我只是个合仪,便干脆舍身救你。但不知如何面对你,便干脆连夜跑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 “回纯阳路上我才发现有了沐心,照理说我一个男性合仪不该怀胎,沐心是意外以外的意外,掌门问我要不要留他,我留了——这又是我的私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我隐退江湖,到收养水君那户人家去当了保安,一直养沐心到现在这个年纪。我让他学纯阳武功,但隐瞒我是纯阳宫弟子的事情,我让他遮住额间胎记,却不告诉他那是因为我怕被人发现秘密——直到现在被你发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叶英,我心悦你。不是单纯的兄弟关系,我想和你做情缘,想与你一同待上后半生,但我不敢想象你也心悦我这种可能。所以我把沐心留下,我把你的木牌留下,我想告诉自己说:叶英还是跟你有关系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但我不敢去直面,我怕坦白了这些事情以后我们再也做不成兄弟,你对我也不再是友谊,我们回不到从前——所以我退缩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你要说我懦弱也行,要笑我异想天开也行,再不济你可以说我卑鄙无耻,说我小人之心,龌龊心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你接受也好,觉得恶心也罢,反正我今个儿就是把话撂在这里了——”

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顿了顿,气焰好像用完了一样,去除了盔甲以后,剩下的就只有里面的弱点。他不敢抬头看叶英的表情,只得不安又忐忑的重复了一遍。



       “叶英,我心悦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 沈沐心已经完全待在一旁呆住成了一尊雕像,从小到大十多年的认知被彻底颠覆:师父其实是生父,庄主其实是亲爹——他从小到大以为自己是孤儿,这会儿突然多了两个便宜爹爹,着实是心情复杂又雀跃。



       叶英不语,沈剑心便无奈的耷拉下肩膀。



       “是了,是我逾越了,一下子跟你说这么多,被吓到了吗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 他话未说完,便被叶英一个拥抱全部堵在原地。叶英身上的熏香气味铺天盖地把他全身罩了个全,那张沈剑心魂牵梦萦了多年的脸近在咫尺。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沉迷在美色之中,一时间头脑昏昏沉沉,漫无目的的想:这个味道跟梦里的真是一模一样啊。



       “沈剑心,既然你说了这么多,那就换我了。有件事我必须跟你讲清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坦白了这些事情以后,我们确实再也做不成兄弟了,你与我之间也不再是友谊,我们回不到从前了——”



         沈剑心无奈的想,果然如此,意料之中的回答。叶英这个拥抱只怕是安慰他的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沈剑心,我慕你多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 此话一出,沈剑心愣在原地。他稍稍偏头看向叶英,叶英与他对视,盯着他那双装满了不可置信的眼睛,咬字清晰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你该明白吧?沈剑心,我是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——我也心悦你。”


—END—


完结了!!本来预计只写一点点的《久旱甘霖》正文就有三万多(。)未来会总修一遍,加上番外和别的篇目一起放进本子里,字数绝对会只多不少()


当初写这篇真的只是为了我自己的脑洞爽一爽,真的没有想到能够有这么多人喜欢,还有画手爸爸给我白嫖长发心心,这真是太让第一次做文手的我受宠若惊了!!!!


然后因为我前段时间咕咕太久,导致最后这几天一直都在爆肝爆肝和爆肝,完全没有空闲的日更了好几天【哭笑不得.jpg】


回顾一下前面的章节,我要小声bb一句,前面真的有很多可以推敲连接起来的彩蛋,未来会出现在番外里的,大噶们可以大开脑洞猜一猜到底那些地方是哈哈哈哈哈!


总之,文笔拙劣,不知如何报答各位读者老爷的厚爱,未来的我会努力产粮给大家做篁隆平,好好学说相声做大噶们的郭德篁的(喂!)


评论(58)
热度(620)
 

© 风篁影渡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