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叶沈/花心】《抱剑观心》

  名称来源云裳羽衣叶英生日套装名称,是跟驳论《聆心藏英》的联动!!! @高谈阔论 因为她的怨气所以我赶紧跑过来肝了(。)



  虽然目前的文都很甜,但是你们不要对我们抱太大期望,因为我们其实是两个披着糖衣的妖刀姬(啊?)


  放心,为了我自己不伤心,我会尽力多写沙雕的。



  久旱甘霖里面庄主出场一只手就数的过来,这会儿我写了庄主视角,开不开心!【这中间有什么直接关系吗??】



——



1.



        都说西子湖畔美景无数——藏剑山庄是其一,庄主叶英亦是一景。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虽然明白庄外人士对他容貌分外推崇,但是在沈剑心把自个儿在外头听说的种种传说告诉他的时候,他还是小小的感叹了一下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沈剑心,我从之前就说了——这都是颜值高的好处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你少来!当年骗我你不会武功,你受伤那会儿我紧张死了——结果到头来还是你把我骗得团团转!”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一听这熟悉的话,想到当年发生的种种他便来气,这会儿就想冲着叶英发脾气,但是说了几句之后,他的气焰就像没了气的球一样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真的拿叶英没办法,但他又实在气不过,手指在石桌上敲了又敲,“叩叩叩”闷响不断,烦躁到最后又被叶英的微笑给浇灭了火气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啊啊……叶英!你说你怎么回事儿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 自从二人确定关系以后,沈剑心这般耍性子的可爱模样叶英是越来越常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 有时候,他甚至想要故意招惹沈剑心,看沈剑心像被冒犯了的猫儿一样,炸起他那身洁白的绒毛,再被自己慢慢梳回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现在也不例外。



        见沈剑心好像又有许多话没说完,叶英便干脆什么也不干,把原本定下的日程通通推翻,就坐在那儿听沈剑心唠嗑,着实任性了一把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嗯,你说,我听。”





2.



       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目光会不自觉落在沈剑心身上的呢?



        两个人在一起很久以后,叶英时不时还会想起这个问题来。



        是战乱过去,他于月下捧着沈剑心脸颊,手心传来滚烫热度的时候吗?距离相近,呼吸交错之间,能够让人产生昏昏沉沉的感觉,几乎飘上云端的快意。



        还是说,是尚未目眇之时,与沈剑心数次相见,他醉了酒在海棠树下舞起剑的时候?昔日只闻公孙大娘剑器一舞动天下,如今见着沈剑心带着满身酒气一舞,只觉豪气万丈,如见江湖洒脱。

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当初互通书信,鸿雁传书,沈剑心绘声绘色描述他所见江湖,畅谈所见所闻的时候?信纸交叠,质感厚重,连信一起附来的是特产的小礼物,叶英全部收拾妥当,收进匣子里。



        又或者……名剑大会,沈剑心助他一臂之力,一掌击败明教护法,有恩于藏剑的时候?星冰掌寒气逼人,转眼之间左臂几乎失了知觉——那一句“你是我眼中的叶英”,语调声音如今还能回忆起其中万千细节。



        说实话,叶英也不是很清楚。



        两人在一起这么长时间,他早已习惯了身边有这么一个人。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他的白发常常乱糟糟的,有一缕头发怎么样也梳不下去。他嘴角两个酒窝,触感极佳,笑起来的时候好像盛满了甜味。他心里都是侠义之情,身负绝世武功,是叶英所爱之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 叶英想,喜欢的种子留下的时间也许要更早——初见时候,他自小憩状态醒转过来,第一眼见到的便是沈剑心。



        那个陌生人,明明看上去其貌不扬,平平无奇,但是那双眼睛分外有神,满含灵气。像是深潭暗潮涌流,又是星辰坠海万千宝光。叶英带着尚且朦胧的意识与他对视,一时间只觉得陷进了那双墨蓝的瞳眸里头。



        彼时沈剑心还不是侠义至尊,还没有经历过太多江湖险恶。他只是纯阳宫的关门弟子,习得纯阳别册,刚刚决定下山闯荡。恰好来到藏剑山庄凑热闹,参加名剑大会。



        他叶英,也还只是藏剑山庄大庄主,年轻气盛,并未目盲,每日抱剑观花,于悟剑过程中度过。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谁又能想得到,这一陷,就把后半生全部送了上去,甘之如饴。





3.



        后来沈剑心又来了藏剑山庄,打算久居于此的时候,正巧撞上叶英一边抱剑观花一边走神。沈剑心在叶英面前话匣子总停不住,几乎要把每一句心里冒出来的话都告诉他一般,这会儿正想到这个场景,便一股脑全告诉了叶英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——叶英,你说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沈剑心说到一半,冷不丁没头没尾的冒出来一句这话,叶英一时笑喷,差点把茶水一股脑浪费掉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你笑什么!我说,不然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你?”



        “叶英我跟你说,每次见你之前我都想好要做什么,要到什么时候了,可一见到你就什么都忘了,只知道想到什么说什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叶英控制了一下情绪,稍微斟酌了一点用词,缓缓开口道:“如果情爱也算得上药,那你可能给我塞了百年的份额,沈剑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 他没有告诉沈剑心,其实当时的他并非是在抱剑观花。双目已眇,海棠无香,他站在那里是一个习惯,一个排解,也是悟道。这个时候外物景色已成虚幻,还有什么美景可看?在心剑效力之下,他能看到的更多是色泽缤纷的气。



        他并不是抱剑观花。



        他“看”到的,是那日风尘仆仆,一到藏剑山庄就一步也不停的跑来见他的沈剑心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心中道,我心中眼。



        我心所寄,我心上人。



        ——抱剑观心。


—END—


  这篇大概就是《聆心藏英》过后好久好久,两个人老夫老妻模式的时候,回忆过去的事情,感叹年轻真好,然后因为以前一直没注意到的事情互相伤害这样的(?)


 


评论(8)
热度(248)
 

© 风篁影渡✨ | Powered by LOFTER